彭水首頁(yè)>新聞頻道>文化>
§當前位置: 彭水首頁(yè)>新聞頻道>文化

童年的吊筐

發(fā)布時(shí)間:2024-05-2709:46:24彭水吳炳霖


◆董國賓

不知怎的,常常想起童年。想起童年的村莊,村莊里快樂(lè )的白楊飛絮,還有爺爺的吊筐。

童年遺落在遙遠的村子里,一回頭,快樂(lè )的白楊飛絮,似乎還滿(mǎn)村子飛著(zhù)。我的童年,一枚飛葉,一個(gè)瓦片,幾個(gè)楊樹(shù)的“毛毛蟲(chóng)”,卻能讓我高興地玩上半天。簡(jiǎn)樸的鄉村,貴重的東西難覓蹤影,但好玩的還真不少。

歡樂(lè )的童年里,讓我充滿(mǎn)甜蜜和難以忘懷的,還有爺爺的吊筐。

一只陳舊的吊筐,被一條細繩掛在沾滿(mǎn)煙塵的房梁上。那是爺爺的吊筐,亦是我心中的寶貝。吊筐里,時(shí)常會(huì )有幾塊糖,或一把花生,或兩個(gè)柑橘,再就是幾顆棗子。雖然不多,卻能塞滿(mǎn)我的小手。

一次在水塘邊玩耍,不小心將母親給我做的布沙袋拋入水中。我急得直哭,可又沒(méi)辦法撈出來(lái),最后極不情愿地被爺爺領(lǐng)回了家。爺爺慢慢取下掛在房梁上的吊筐,把里面僅有的幾個(gè)核桃遞給我。核桃既能吃,又能玩,比布沙袋強多了。我瞥了一眼陳舊的吊筐,突然破涕為笑,心想,爺爺的吊筐真好。

一天放學(xué),我挎著(zhù)書(shū)包直奔爺爺家,忙不迭地掏出課本,指著(zhù)上面一串黃燦燦的香蕉問(wèn)爺爺,香蕉一定又香又甜吧?爺爺緊皺了一下眉頭告訴我,香蕉產(chǎn)在南方,很貴的。沒(méi)等爺爺多作解釋?zhuān)覐街标J進(jìn)屋里,目光在吊筐上掃來(lái)掃去。吊筐從房梁上垂下來(lái),發(fā)著(zhù)油膩膩的光,似乎還有一點(diǎn)晃動(dòng),吊筐里會(huì )不會(huì )有香蕉呢。第二天放學(xué)回家,一推門(mén),我又直愣愣地盯住爺爺的吊筐。沒(méi)想到,爺爺真的從里面拿出了香蕉,雖然只有三根,卻足以讓我興奮異常。

不久爺爺的吊筐壞了,一整天我都沮喪地垂著(zhù)頭,一副無(wú)精打采的樣子。

我家住在村子的西頭,后面靠近水的地方,生長(cháng)著(zhù)一叢叢荊條。為了讓我開(kāi)心,爺爺急忙把這些荊條割來(lái),去皮晾曬,親手編了幾個(gè)吊筐。爺爺只留下一個(gè),其余的送給了鄰居。

有了新吊筐,沒(méi)著(zhù)沒(méi)落的心踏實(shí)和明快起來(lái),我的童年又有了樂(lè )趣和色彩。爺爺今天從吊筐里拿出一小把瓜子,明天取出幾個(gè)甜米團,還有山楂片、菱角米、小香瓜……

一天,我在院子里玩耍,忽然奶奶的嘀咕聲從屋里傳出來(lái)。奶奶對爺爺說(shuō),今年收成不好,要斷糧了,不行就把煙戒掉吧。爺爺常年抽煙,一時(shí)難以戒掉,就出去撿煙頭。當我拿著(zhù)一盒香煙送給爺爺時(shí),爺爺一下子楞住了。得知真相后,爺爺撫摸著(zhù)我的頭哈哈大笑,還說(shuō),這孩子將來(lái)一定孝順。那香煙是花9分錢(qián)買(mǎi)的,我謊稱(chēng)買(mǎi)鉛筆和練習本,給父親要了1毛錢(qián)。

這是以前的事情了。如今,我們已長(cháng)大成人,有了固定的工作,生活愈發(fā)好起來(lái),爺爺卻離我們而去了。爺爺的吊筐湮沒(méi)在歲月的塵埃里,我們默默承受著(zhù)“子欲養而親不在”的傷痛。

分享

手機閱讀    |    返回首頁(yè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