彭水首頁(yè)>新聞頻道>文化>
§當前位置: 彭水首頁(yè)>新聞頻道>文化

圍巾

發(fā)布時(shí)間:2024-03-0411:15:43彭水任魚(yú)萍

◆鄧小鵬

天陰沉著(zhù),寒風(fēng)像一頭困獸,撞著(zhù)蒙在窗上的油布,“嘩嘩”地響,從土磚墻縫鉆進(jìn)來(lái),從瓦漏處和屋檐下擠進(jìn)來(lái)。一群七八歲的山里娃,在教室里高聲朗讀,形成一股熱氣流,被炭火冒出的煙霧不斷升溫,進(jìn)屋的寒風(fēng)瞬間被暖化了。

下課鈴一響,我帶頭沖出教室,嚇得屋頂上的小鳥(niǎo)“呼啦啦”飛進(jìn)山林里。

雪花在空中狂舞,我和同學(xué)們在操場(chǎng)上打起了雪仗。父親突然來(lái)到我身旁,一邊捧著(zhù)我通紅的雙手呵氣,一邊問(wèn):“冷不冷?”

我又驚又喜,搖著(zhù)撥浪鼓似的腦袋說(shuō):“不冷!”

父親弓下身子,解下脖子上的花格圍巾,套在我頸上。溫熱的圍巾頓時(shí)溫暖了我的身心,一股暖流遍布全身。我抬頭望了一眼父親,濃密的卷發(fā)沾著(zhù)幾片雪花,烏黑的眉毛下眨動(dòng)著(zhù)明亮的眼睛,俊秀白皙的臉龐下少了一條圍巾的映襯,似乎遜色了幾分。父親拂了拂我身上的雪花,說(shuō):“在學(xué)校聽(tīng)老師的話(huà)?!比缓筠D身就走了。

父親在鎮上手工業(yè)綜合廠(chǎng)當會(huì )計,廠(chǎng)里有很多能工巧匠。父親為了掙點(diǎn)外快養家糊口,除了干好本職工作外,加班加點(diǎn)地學(xué)過(guò)木匠、鐵匠、漆匠。這次,父親就是跟著(zhù)漆匠師傅下鄉來(lái)的。父親挑著(zhù)工具,像沙僧似的跟在師傅后面,在田埂路的雪地里,一步一個(gè)腳印地艱難前行。

我雙手攥住圍巾,站在操場(chǎng)的邊沿,久久地望著(zhù),父親的背影越來(lái)越小,最后像只小鳥(niǎo)似的消失在雪霧中。同學(xué)們圍著(zhù)我,七嘴八舌地議論我的圍巾,有的還伸手摸一摸。上課時(shí),同學(xué)們還不時(shí)地向我投來(lái)羨慕的目光。弄得我不好意思,但又非常自豪。這節課,我聽(tīng)課特別用心。

放學(xué)后,我興沖沖地跑回家。母親見(jiàn)了我的圍巾,就問(wèn):“你爸回來(lái)了?”

我又焦急地問(wèn)母親:“我爸沒(méi)回家?”

母親和小妹同時(shí)說(shuō):“沒(méi)有??!怎么回事?”

我把事情的經(jīng)過(guò)說(shuō)了一遍。

小妹埋怨說(shuō):“爸真偏心,到家門(mén)口送你圍巾了,都不回家看看我?!?/p>

母親嘆了口氣,解釋說(shuō):“年底了,你爸還得回單位加夜班對賬呢。哪有時(shí)間回家烤火享清閑呀!”

母親和父親從前是同事,后來(lái)母親下崗,就帶著(zhù)我們回了鄉下老家。那時(shí)候,農村生活艱難,我們總盼望父親回家,帶回少許點(diǎn)心和肉食,為我們解饞。父親工作忙,總是走十多里山路,傍晚到家,第二天清早就走了。所以傍晚一聽(tīng)見(jiàn)村頭狗叫聲,我們就出門(mén)探望。

那天傍晚,我和小妹不像往日那樣吵鬧了,我們在等待村頭的狗叫聲。母親幾次催我們吃飯,我們仍沒(méi)答應,我們想等父親回家一起吃。其實(shí)母親也和我們一樣,盼望出現奇跡——村頭突然傳來(lái)狗叫聲,父親高大的身影突然出現在暗淡的燈光里;小妹一邊拍打父親身上的雪花,一邊搜尋父親的提包;我往灶里添柴火;父親拿出鮮紅的豬肉或是新鮮的魚(yú),同母親一起做菜——但等到飯涼了,桌上碗里的大白菜發(fā)黃了,奇跡始終都沒(méi)出現……

我參加工作后的第一年,給母親買(mǎi)了一雙皮棉鞋,給父親買(mǎi)了一條黑色的圍巾。我把圍巾披在父親肩上時(shí),發(fā)現父親黑發(fā)里夾雜著(zhù)“雪花”了。我提起父親送我圍巾的事,父親說(shuō)記不起來(lái)了。是父親年老忘事,還是父愛(ài)無(wú)私呢?直到我也做了父親,才深刻體會(huì )到。


分享
相關(guān)新聞>>

燕子

手機閱讀    |    返回首頁(yè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