彭水首頁(yè)>新聞頻道>文化>
§當前位置: 彭水首頁(yè)>新聞頻道>文化

火塘

發(fā)布時(shí)間:2024-03-0411:11:58彭水任魚(yú)萍

◆陳燕

不知不覺(jué)中我又開(kāi)始喜歡過(guò)年了,像小時(shí)候那樣的期盼。小時(shí)候是蹦蹦跳跳的喜歡著(zhù),扳著(zhù)手指掐算著(zhù)。而現在我是悄悄地,隱秘地期盼著(zhù)年的到來(lái),像一條河流靜靜的帶著(zhù)愉悅流向過(guò)年的終點(diǎn)。

當遠山變得蕭條,天空變得清澈,南飛的雁縮小了身影,我在這小鎮里囤積一個(gè)冬天的期盼。

我已經(jīng)不需要新衣服了,也不稀罕糖果。我想念在過(guò)年里媽媽做的菜的味道和火爐的溫暖。大人們放下一年四季都在忙碌的農活,那么隆重地迎接新年。爸爸清理屋子,打掃房前屋后;媽媽磨豆腐,磨湯圓粉,煮臘肉;而我們在年的濃味里撒著(zhù)歡兒地玩。

總會(huì )有一場(chǎng)雪,夜晚簌簌地飄灑,像一曲美妙的輕音樂(lè )。早晨起來(lái)世界是一片耀眼的白,雪覆蓋了昨兒歡騰過(guò)后留下的炮竹的碎屑。我們在雪地里打完一次雪仗,又跑向屋子里火塘邊或靠在媽媽的身旁?;鹛料駤寢?zhuān)瑡寢屜窕鹛?。等炊煙再次從屋頂升起后不久,那炮竹的碎屑又開(kāi)始飛舞起來(lái),畫(huà)眉鳥(niǎo)在竹林里跳躍,小姑姑父,哥哥嫂嫂,來(lái)來(lái)往往地串門(mén)拜新年。

屋子里熱鬧非凡,喜氣洋洋。每個(gè)屋子里都有一個(gè)中心點(diǎn)——母親。母親的灶臺,新的火塘,這些都是溫暖的代名詞,在年里更加濃郁。

長(cháng)大以后我們在縣城里租住,這里的年味總比不了鄉下的濃郁,樓層與樓層之間,住戶(hù)與住戶(hù)之間雖然只是短短的距離,卻關(guān)著(zhù)門(mén)隔著(zhù)鋼筋水泥的冰冷。不像在鄉下,大人小孩相互隨意地串門(mén),嬉鬧聲與煙花爆竹聲參雜在一起揉捏出的歡樂(lè )難以在心中磨滅。

我的孩子連過(guò)年少不了的煙花炮竹都沒(méi)有觸摸過(guò),因為找不到燃放的地方,更害怕煙花碎末飄灑在別人的領(lǐng)地里。沒(méi)有煙花炮竹自然也就無(wú)法領(lǐng)略過(guò)年的歡樂(lè ),年對她們來(lái)說(shuō)也不那么重要,我們的年也就越來(lái)越?jīng)]有年的味道了。她們甚至連好多蔬菜都不認識,有一次我買(mǎi)了一個(gè)圓圓的嫩南瓜,兩個(gè)家伙問(wèn)這是什么東西。我說(shuō)是南瓜,她倆驚奇——南瓜怎么會(huì )是這樣的呢?南瓜應該是長(cháng)長(cháng)的,而且是黃色的。我告訴她們這是本地的嫩南瓜。在那一刻我猛然覺(jué)得我把她們困在這鋼筋水泥里,使她們失去了很多。

在城里,也看多了那些過(guò)年時(shí),全家人蜂擁而出,道路堵車(chē),景點(diǎn)看人頭;飯店、旅館、道路都塞得滿(mǎn)滿(mǎn)的。那吃的、住的質(zhì)量就差了。好好的一個(gè)年,就這樣被糟蹋了。

隨著(zhù)年齡的增長(cháng),我越來(lái)越稀罕,越來(lái)越沉湎一份溫暖。平時(shí)各自忙碌各自的工作,各自的生活。這個(gè)年我要做媽媽一樣的火塘,為我的孩子,為爸爸媽媽?zhuān)瑸殒⒚脗?,為所有的親人。

火車(chē)是不是擁擠?道路是不是堵塞?請你們不要著(zhù)急,我在這個(gè)年里,在我的屋子里盛滿(mǎn)歡樂(lè ),盛滿(mǎn)溫暖等你!


分享
相關(guān)新聞>>

一個(gè)人的燈火

手機閱讀    |    返回首頁(yè)